>
 
钱柜娱乐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钱柜娱乐 » 朝代索引 » » 姜夔 » 正文

月下笛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09-05-21    作者:姜夔     浏览次数:9373
与客携壶,
梅花过了,
夜来风雨。
幽禽自语。
啄香心,度墙去。
春衣都是柔荑剪,
尚沾惹、残茸半缕。
怅玉钿似扫,
朱门深闭,
再见无路。
凝竚,曾游处。
但系马垂杨,
认郎鹦鹉。
扬州梦觉,
彩云飞过何许?
多情须倩梁间燕,
问吟袖弓腰在否?
怎知道、误了人,
年少自恁虚度!

【注释】:
这首词是白石追怀昔日冶游,思念旧日情人之作。白石一生布衣作客,辗转江湖,且生性多情,所以疏狂流连的韵事,亦在所不见。这在那个时代的文人学士,也是寻常之事。光阴已逝,情事已非,但词人却念念不忘割舍不下 ,于是“与客携壶”,借酒浇愁有了这首《月下笛》。
姜白石作词,多从细微处着笔,而且善于表现情景交融的特定境界。“梅花过了” ,已点出仲春的时令 ,“夜来风雨”揭示梅花过了”的原因 。接下来,描写“幽禽”。幽禽,当指黄莺,柳永《黄莺儿》词,有“幽谷暄和,黄鹂翩翩”之句,可证。称黄莺为幽禽 ,暗示作者心情的孤寂、幽独。“幽禽自语。啄香心 ,度墙去”十个字,写黄莺的鸣叫、啄食、飞翔,都是从细微之处着笔 ,表现出骚人墨客特有的情绪,暗示了词人清苦寂寞的情怀 。这几句与其《庆宫春》中之“呼我盟鸥,翩翩欲下 ,背人还过木末”。各尽其妙。下面写到春衣,更可看出作者用笔之细 。“春衣都是柔荑剪 ,尚沾惹、残茸半缕”。柔荑,用细白柔嫩的初生茅草比喻美女的手 ,语出《诗经·硕人》“手如柔荑”。茸,即绣茸,刺绣用的丝线 。身上穿的春衣,是伊人素手亲绣,这与传为苏东坡作的《青玉案》词所写的“春衫犹是 ,小蛮针线”思路相同,但姜白石的笔触更为细腻,同是睹物思人,他却把无限深情凝聚在春衣的细微局部上,凝聚在香泽犹存的一点点线茸儿上,而这“残茸半缕”恰恰成为了感情的焦点 ,所以更见深度正是“于细微处见精神”。接下来,用“玉钿”指代意中人,同时点明“朱门深闭,再见无路 ”的事实 ,而其用语则显然是从唐人崔郊《赠去婢》诗中那“侯门一入深入海,从此萧郎是路人”的名句化出的无限惆怅难解之情,溢于言外。过片用“凝竚”作引领,从凝神静思之中描写了回忆与追寻的心理活动。用“系马垂杨,认郎鹦鹉”八个字描写往日的冶游,写得既生动又巧妙极见词人灵思妙用。说它生动,是能把当日冶游的气派神情描摹得活灵活现,系马足见风采,认郎以示熟稔 ,说它巧妙,是在前面加上一个“但”字,就由过去转到现在,如今只剩下垂杨和鹦鹉,从而把人去楼空、事过境迁的感慨传达了出来。这两句构思之精,用语之妙,寄情之深,直可与苏轼《永遇乐》“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?空锁楼中燕”相媲美。皆有风景不殊而精事已非的深深慨叹。再下几句,可以说是针对杜牧那“十年一觉扬州梦 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《遣怀》的著名诗句所作的发挥。大梦既觉,知道“彩云”已经“飞过”,——彩云是用北宋词人晏几道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《临江仙》句意 ,那就不必再痴痴地回忆了。可是,对能歌善舞的“吟袖弓腰”还是难以忘怀,只得让多情的“ 梁间燕子 ”去代为探问,——这是用李商隐“蓬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”句意 。可是,探问的结果却是仍然不知下落,故而只得以自伤昔日为多情所误,虚度少年时光结束全词 。这“误了人”的自伤自叹,表面上看是自伤多情,实则更反衬出词人的一往情深。
 
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!
【已有: 0 赞】
  1. 下一篇:望江南
  2. 上一篇:南歌子
  3. [ 钱柜娱乐搜索 ][ 加入收藏 ][ 告诉好友 ][ 转发好友 ][ 打印本文 ][ 手机浏览 ][ 关闭窗口 ]
 

 
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闽ICP备05004707号-1 | 闽公网安备 35052602000101号
 
钱柜娱乐